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巨轮卡在苏伊士全球贸易堵在一条河

来源:中国能源网  撰稿人:  发布时间:2021年03月26日 浏览:
摘要:

  谁也没料到,全球贸易大动脉会被一艘船堵死。

  “难泊湾”

  毫无预兆的,苏伊士运河就这样被“卡死”了。

  3月23日,一艘中国台湾长荣集团货轮“长赐”(Ever given)号,在开往荷兰的途中经过苏伊士运河时,因遭强风袭击偏离航道,最终搁浅运河并卡在河道中央,致使整条运河南北向至今处于全线瘫痪中。

  船舶实时位置网站数据显示,这艘货轮“横躺”在苏伊士运河南端以北约6公里处,船头朝东北,船尾朝西南。事发位置是一条单线运河区域,较为狭窄。

  据悉,“长赐”号是世界最大现役货柜轮之一,长400米、宽59米,载重量约22万吨,可载运20388个标准集装箱。

  长荣海运官网信息显示,“长赐”号本次的行程是2月下旬从台湾高雄出发,经青岛、上海等港口后,于3月23日北上苏伊士运河,计划于4月1日到达荷兰鹿特丹。

  目前看来,气候条件是造成“长赐”号搁浅的重要原因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埃及官员归咎于该地区的强风。埃及气象局说,该地区22日刮起了狂风和沙尘暴,阵风速度高达50公里/小时。

  中国台湾长荣海运公司也于24日表示,该艘货柜轮于埃及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8时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,在河口南端6海里处,疑遭受瞬间强风吹袭,造成船身偏离航道,意外触底搁浅。

  在被堵后,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随即派出多艘拖船紧急救援,并出动挖土机,试图清除淤泥,希望能移动这艘货轮,但挖土机之于“长赐”号,几乎是蚍蜉撼大树。

  400米的船身、280米的河道,救援难度可想而知。航运专家分析了“长赐”号的照片后计算出,这艘船突出的“灯泡”型船身可能深埋在运河墙内5米,使得其救援任务难度进一步加大。

  此次负责救援的是皇家波斯卡里斯公司旗下的SMIT公司。当地时间周四凌晨,SMIT已经派出一支8人的团队登船进行检查评估。最初水下评估的主要内容是运河这一位置的河岸坡度。

  皇家波斯卡利斯公司发言人Schuttavaer表示,这意味着可能需要移除压舱水以及船上的燃料,从而减轻其重量,以便转移。

  最新进展是“长赐”号有松动的迹象,据路透社和CNBC等报道,一位航运消息人士和目击者表示,导致苏伊士运河瘫痪的巨型货轮“长赐”号已经部分重新浮上水面,并沿着运河岸线移动。

 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,已有9艘拖船参与救助工作,运河有望尽快恢复正常通航。

  蝴蝶效应

  难的不只是被“卡死”的“长赐”号,还有在苏伊士运河上排队等待“通关”的上百艘船舶。

  根据彭博社收集的航运数据,当地时间周三,共有185艘船只等待通过运河,《劳埃德船舶日报》的估算为165艘。

  Vortexa资深货运分析师Arthur Richier表示,初步情报显示,载有1300万桶原油的10艘油轮可能受到苏伊士运河航道拥堵影响。

  1300万桶原油被堵,对石油市场的冲击立竿见影。国际油价24日大幅收涨。

  截至当地时间3月24日收盘,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.42美元,收于每桶61.18美元,涨幅为5.92%;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.62美元,收于每桶64.41美元,涨幅为5.95%。

  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指出,相较于中国市场,此次事故对欧洲的影响更大,尤其是意大利等南欧国家,因为国内的油大部分不经过苏伊士运河,不过全球油价的波动会间接影响国内市场。货轮也可以选择绕道好望角,但运输的成本肯定会明显增加。

  彭博社称,苏伊士运河受阻可能对全球能源供应链造成不利影响。原因是欧洲和美国的炼油厂依赖苏伊士运河运输中东石油,如果运河持续阻塞,进口商可能不得不寻找替代供应,从而抬高替代品的价格。

 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坦言,这的确对油价有很大的冲击,油价在一天内已经涨价了比较多,现在不明确到底会堵多久,有多严重,但对于石油市场的冲击不会是长时间的,一旦疏通,油价就会失去利好的支撑,在疫情影响下进一步走低。

  的确,在周四曝出“长赐”号开始松动的消息后,油价就开始回撤。

  周四亚盘午后,WTI原油期货一度跌至60美元/桶下方,日内一度跌近2%,布伦特原油期货也跌到了64美元/桶下方。

  其他商品贸易市场也惴惴不安。比如全球最大纸浆制造商警告称,全球货轮塞船可能导致木浆供应中断。总部位于巴西的木浆制造商Suzano主要以散装货运船运输木浆,该公司CEO Walter Schalka表示,随着货柜船需求激增,吃紧的情况已开始外溢至影响散装船,并且可能导致Suzano的出货延后。

  损失不止如此,“任何长时间的中断都意味着船舶需要改变航线,这将会推高运价”。韩国海事研究所研究员ChunHyungjin指出。

  船舶经纪公司BancheroCosta的研究主管Leszczynski则表示,船舶绕行好望角将使从亚洲到欧洲的航程增加大约两个星期,会带来巨大的额外成本,并打乱所有航班安排。

  据彭博社25日消息,经粗略估计,航道拥堵造成的损失约为每小时4亿美元。《劳埃德船舶日报》的统计数据则显示,航道西行运输价值约为51亿美元/日,东行运输价值约为45亿美元/日。

  大而不当?

  作为贸易“大动脉”,苏伊士运河建于1869年,连结地中海和红海,是欧洲到亚洲的最短航道,也是全球最重要和繁忙的通航通道之一。

 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显示,2020年共有18829艘船舶通过运河,总载重11.7亿吨,而2019年的这一数字为18880艘船舶,总载重12.1亿吨。如今,全世界22%的集装箱从苏伊士运河通过,约占全球贸易的10%。

  虽然此次的黑天鹅事件是始料未及的,但从全球贸易发展的态势来看,或许并非全在意料之外。

  根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(UNCTAD)于2021年1月发布的最新《2020全球海运发展评述报告》,2020年全球船队总运力为20.6亿载重吨,同比增长4.1%,其中集装箱船的总运力为2.7亿载重吨,同比增长3.3%。

  伴随着全球贸易量的激增,超大型货轮越来越成为全球贸易的主要载体,而大也成了当下船只制造的唯一方向。从体型来看,“长赐”号立起来与纽约帝国大厦相差无几。

  “长赐”号还不是最大的。作为船舶制造大国,日本的横须贺制造所曾造出了“诺克·耐维斯”号,长458米,宽69米,载满载后可达825344吨,是超大型原油运输船等级的超级油轮,船长超过横躺下来的埃菲尔铁塔的长度。

  货轮体量越来越大,苏伊士运河也有些难以承受。2004年,苏伊士运河曾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意外事故,油船“TropicBrilliance”号在搁浅后,苏伊士运河被迫关闭了三天,最终在将25000吨石油抽出后,该船才得以脱困。

  之后,为了适应日益“膨胀”的巨轮,苏伊士运河开始进行扩建。2015年,埃及政府完成了运河部分流域的重大扩建,使其能够容纳世界上最大的船只。

  即便如此,船舶搁浅的意外事故仍偶有发生。2017年10月,东方海外货柜航运的一艘集装箱船发生机械故障,偏离了航线,在沙滩上搁浅数小时;2020年11月,赫伯罗特船舶旗下的Al-Muraykh号在运河上搁浅了五个多小时。

  不过,韩晓平指出,现在航海技术水平都很高,大型货船已经很现代化了,总体来看,出现这种意外事故的概率很小,此次事故可能也与管理等问题有关。

  至于此次事故的转折点,彭博社援引2012年歌诗达协和号触礁事故处理负责人Nick Sloane的话称,到周日或者周一春潮来临时,苏伊士运河水深有望增加46厘米,这会为解救工作带来更大的空间。

责任编辑:上游
分享文章到:
0
浏览次数:
】 【 打印本页】 【 关闭窗口
职能部门
新萄京娱乐网址办公室 [详情]
新萄京娱乐网址行业工作部 [详情]
代管协会
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
010-68332654 [详情]
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
010-88084883 010-88084806 [详情]
直属分会
绿色低碳建材分会 [详情]

新萄京娱乐网址混凝土外加剂分会 [详情]

京ICP备11000913号-1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072号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 电话:010-57811569 新萄京娱乐网址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